九十年代大明星[港娱]:29.029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廖言望着她的背影一直走进学校后才叹了口气,他一方面不忍心看见段可雨受苦,一方面两人刚交往就直接塞钱确实也很唐突。

    他望了望手表,顿时有点懊恼自己送手机的行为。

    回了寝室,先看见钟心影和李菲在客厅里坐着,钟心影正在情绪高涨的欣赏着自己一天下来购物的战利品呢,另一边的李菲瞧着情绪也不错,在客厅里翻着杂志,一边还哼着小曲儿。

    段可雨看着她,笑了笑:今天心情这么好?

    李菲也瞧了她一眼,然后惊到:咦?你不是跟钟心影说还要逛一会儿吗?怎么什么都没买啊?她今天心情也实在是好,立马拍着胸脯说:大陆妹你是不是没钱了?没钱跟我说啊,我可以先借给你。

    对于李菲这种不知道是真缺心眼还是假缺心眼的话段可雨也有些习惯了,自动消除那些令人有些不愉快的话后,说:只不过到处转了转,想着先熟悉一下香港,哪儿还有心思逛街啊。

    段可雨一边说一边往屋内走,刚要走进卧室,谁知李菲这货眼尖,紧盯着段可雨怀里的剧本,问:你怀里的那是什么?

    钟心影也看见了,两个姑娘一起围了上去,李菲大惊小怪道:大陆妹,你家什么背景啊?刚来香港就能接到戏拍?

    段可雨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剧本,心中有些懊恼自己没有藏好,倒不是有心隐瞒她们,只是自己跟钟心影分别的时候说的是想要四处转转,结果扭过头就抱着剧本回了寝室,这件事情若是大方的人不会觉得有什么,可若是小心眼的人,只会觉得对方有意隐瞒自己。

    她笑了笑:之前就面试好了的,刚才逛街时突然想起了这事儿,就去顺路取了剧本,很小的小角色,不重要的。

    李菲瞧了瞧剧本的厚度,觉得确实像是不重要的角色,也不在意,只是还多嘴的嘱咐道:是正规的剧组吗?你可得打听好了,你人生地不熟的,别让人家看你是大陆人觉得好欺负,让人给骗了。

    段可雨刚要说话,李菲又一把揽住她的脖子:告诉我是哪个剧组,我好叫我爹地帮你查查是否正规,别怕麻烦,谁让咱俩都是一个寝室的呢。

    段可雨侧脸看她,瞧着李菲笑的一脸没心没肺的样子,倒是觉得她还真不是一个有坏心眼的人,就是情商智商有点低。她笑了笑刚要回话,那边的钟心影就拿着剧本,一脸惊叹道:何止是正规剧组这么简单啊,这部戏可是出自大手笔的公司。

    钟心影指了指剧本封面上印有公司名称的地方,对着李菲冷声道:人家段可雨精着呢,你以为都像你似的?

    李菲也看见了公司的名称,倒是没有别的反应,只是对段可雨说:正规的我就放心了,我觉得我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咱们寝室的大陆妹。

    瞧着李菲一脸浩然正气的样子,段可雨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你今天怎么样了?狗仔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提起狗仔跟拍,李菲却是一脸自豪,还未等说话,一旁的钟心影又开始插话:还能怎么样啊,她这一天和狗仔过得别提有开心了呢。

    段可雨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钟心影这姑娘今天说话的时候有点阴阳怪气的。她看了钟心影一眼,却见她一脸阴郁的紧盯着自己的那个剧本,咬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段可雨心中立刻响起警铃,自己怕是在无形中已经树敌了。

    可是这件事情自己是无法避免的,就算她们这次没有发现剧本,自己拍戏的时候她们迟早也会发现的。而善妒计较的人,无论你怎样躲避都是躲不过的。

    想到此处,她收了收剧本,连称自己太累了,便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屋外,李菲还在翻着时尚杂志,钟心影戳了戳她,低声说:你不觉得段可雨这人挺厉害的吗?

    李菲连头都没抬,一心在杂志内容上,含含糊糊的回道:恩?怎么了?

    钟心影又凑到她跟前,抱着她的胳膊无比亲密,同时下巴又比了比段可雨的房间:你别看她平时不声不响的,今天逛完街趁着我累了的时候,打着想要继续逛逛的由头把我给支开了。结果人家哪里是去继续逛街去了啊,悄无声息的就抱着大公司制作的剧本回来了,可真是挺厉害的。

    她说话阴阳怪气,内容又含沙射影的,说完同时又侧脸看李菲,一脸期待的想要听她如何往下接话。结果李菲终于将目光从杂志中慢慢移开了,不太在意的回了句:人家有本事呗。

    她合了杂志,又没心没肺的伸了个懒腰,说:困了,我先去睡了。

    钟心影被闹了个没脸,有些不爽,看着李菲走进了卧室,骂了句蠢货便噘着嘴不高兴,她一边锤着沙发垫出气,一边在心中愤愤想道:不就是去接个破剧本嘛,至于特意把我给支开吗?像防贼似的,谁稀罕知道!!

    他的话贴着耳边温温热热的传递过来, 段可雨心中迷茫,只是紧抱着他的腰身静静的呆了一阵。后来觉得车总是停在这里恐怕会被狗仔发现, 便准备下车, 临下车前将自己买的手表交给了廖言,送你的。

    廖言被突如其来的礼物给惊了一下, 便打开盒子,引入眼帘的是一款男士手表,手表白盘蓝针的搭配显得很是儒雅,银色的表带上面有着暗色的纹理, 一瞧便知价值不菲。

    他用手踮了踮重量,抬头看段可雨, 问:很贵吧, 花了你多少钱?

    段可雨想了想价格也觉得心疼, 但还是死撑:我马上就要红了, 给我男朋友花这点钱还是承受的起的。

    说完便转身欲走, 却被廖言给一把扯了回来,他望着段可雨笑出了声:你现在还有钱吗?不会是把生活费都给花了吧?

    段可雨想了想自己现在瘪瘪的钱包, 面色有些发红,所以没有吭声, 这一点却被廖言瞧出了端倪,他将段可雨拉的进了些,一手从上衣暗兜里拿出了钱包。

    段可雨看着廖言低着头一手扯开外套的一侧, 一手又伸进外套内侧的暗兜里摸索的样子, 突然觉得帅爆了。

    倒不是因为掏钱的男人最帅, 而是她这人对男人的欣赏从来都有一种独特的癖好,早些年男士大部分的外套内部都会有一个暗兜,而从那时的段可雨就开始觉得,低着头扯开外套的一侧然后掏东西的这个动作,只要是长得入眼的男人来做,都会显得分外潇洒,更何况让本来就相貌英俊的廖言来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