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钢琴师:第五十章 把你按在墙上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教授站在教室正中,说道:你们不是一直嚷嚷着没有美女模特吗?这次好不容易找来一个,都闭上嘴老实点抓紧时间画!

    教授给力!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一道男声,随后全班哄笑。

    楚臻目光淡淡扫过全场,表情不冷不热,却莫名带了丝压迫感,视线漫荡一圈,一言不发,就硬是止住了所有笑声。

    见局势被控制住,楚臻这才走上台,坐到木椅上,一手放在腿上,一手随意搭上扶手,动作闲适自然。她穿着灰色长款针织毛衣,白色紧身长裤,黑色短靴,跟布景有些不搭,但她身上从容自信的气质,却硬是将两者完美融合,无需任何修饰,只是简简单单地坐着,就已经是一副赏心悦目的图画。

    有个女生声八卦,听说楚臻在外也有做模特,不过都是摄影那类的,没想到教授居然能把她给咱们请来,当画画的模特可累了。

    是吗?你这么说,我突然觉得不是咱们教授面子大,而是托了某人的福

    某人?还有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参与进来。

    这是显然的吧有人语带鄙视。

    台上,楚臻扫视了一圈,在是清欢身上停顿了片刻,跟她眨了下眼,接着落到祁月身上,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抬手两指放在唇边,朝祁月飞了一吻。

    一个男生顿时夸张地叫道:哇,女神,不要公然虐狗好不好!

    教室里一片哀叫。

    楚臻展颜一笑,耸了耸肩,摆好姿势不再动了。

    乱哄哄中,不知谁感叹似的说了一句,这还是音乐系那个冰山女神吗

    祁月推了推金丝眼镜,低下头时唇边浅浅弯了个弧度。

    美人美景素来容易令人心旷神怡,一堂课上了三个时,楚臻觉得自己全身都僵硬了,才挨到下课。

    教室里众人都在精修自己的画,祁月却立刻搁了笔走到楚臻身边,低声问:累不累?

    累死了,平常坐着弹琴六七个时都没什么,不能动可真不是人干的活儿。楚臻笑着抱怨,轻声说:我外套在更衣室,我先去拿,你回去继续画吧。

    没事,我画完了。祁月揽着她的肩跟她到了更衣室门外,楚臻取了外套穿上,伸伸胳膊蹬蹬腿,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在咯嘣脆响。

    走吧。祁月说。

    楚臻跟着祁月走在走廊上,回头看了看说道:你的画具不收拾一下吗?

    没事。祁月随口道。

    他握住她的手腕,轻轻揉捏按摩着她的手臂,楚臻感觉他有话想说,便不吭声随他摆弄。

    过了一会儿,两人下到一楼,祁月突然手臂一伸,将楚臻带到楼梯口隐蔽处,单手按在她身侧的墙上,将她整个人都遮住,严肃地说:就这一次啊。

    半年相处,楚臻对他也算是挺了解了,知道他的意思,却故意问道:什么就这一次啊?

    祁月轻轻哼了一声,将头埋到她颈窝,闷声道:我不想别人画你。

    楚臻肩膀微耸,硬是忍下了把他推开的冲动,手在他头上揉了揉,跟个软乎乎毛茸茸的奶狗似的,不对,按他的属性来看,应该是狼狗吧。

    仅此一次,以后只让你画。楚臻在他耳边吹气如兰,暧昧地笑:裸模,怎么样?

    祁月猛地抬起头,端详楚臻片刻,抬手勾着眼镜摘下来,眯起眼贴近楚臻,语气鲜见地带了丝强硬,楚臻,我真想把你按在墙上亲。

    楚臻靠到墙上,眉眼慵懒,笑声清凌,挑衅地说:你来啊。

    祁月俯身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眼神温柔地像八月的暖阳,披上盔甲的强势霎时羽化,他认真说道:我爱你。

    楚臻一怔,心想这兄弟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楚臻顿了一下,话音转了个弯笑着说:我知道。

    提起青梅竹马,后面就总是要接两无猜,可实际上即便同居长干里,也会因为各方面的原因有嫌隙,何况祁月那时性格内向,事事谨慎微。

    能变成现在这样,实属不易。

    走吧,我们去吃饭。楚臻牵起祁月的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