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历险记:第541章 好,那就拜了个拜吧!(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飞口中的臭衰仔,正是把他揍了两顿的那个刘星皓!这个让他恨之入骨的男人,今天再次照面,哪还有放过这小子的道理!

    哈哈哈,跑?今天谁跑谁是孙子!!!刘星皓嘴角咧了咧,提腿便上!

    只见他黑色的身影如飓风过境一般!不消三秒钟,便把那三个杂碎料理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你那中年妇人上下端详着刘星皓,对这位出手相助的年轻人甚为陌生,不禁问道:你是哪位?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找到你了!玛丽亚女士!刘星皓从兜里掏出了那张老照片,亮在了那位中年妇人的眼前。

    照片上的那个女人,比面前这位中年妇人年轻了不少,也纤细了不少,可她们的眉眼样貌,却是一般无二。

    玛丽亚?哼,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叫过我了现在的我叫马利那中年妇人看见眼前这张照片,脸上的表情百味杂陈非常的复杂。她当然记得这张照片是她何时拍摄,又发去给了谁。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何会有人拿着这张照片又回来找她?

    不管你是马利也好,玛丽亚也罢。我是受黎耀光老先生所托,特意来寻找您和您的儿子,黎先生他想见你们!刘星皓的心情一样是非常激动,眼看任务就要圆满完成,他身上的担子,终于可以放下了。

    黎耀光?哼!他现在想见我们了?冚家铲!这十八年来我想见他的时候,他又躲在哪儿?!马利的脸上非但没有见到半分喜悦,反而怒极而泣,眼泪如断线的珠帘一般,颗颗滑落。

    她自己一个人独自抚养孩子,抚养了十八年!这十八年来黎耀光从未露过一面,为孩子花过一毛钱!现在孩子长大了,自己也老了,这个冚家铲的黎耀光又露出头来了!他想见儿子?门也没有啊!

    老妈!怎么了?你怎么哭了?阿南一瘸一瘸地颠到了母亲的身边,斜眼上下打量着刘星皓。这个男人刚刚帮了自己是不假,可他转眼怎么又把老妈给弄哭了?

    妈妈没事,走,儿子,咱们回家去。马利一回身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在儿子面前,她从来没有这么脆弱过。

    妈,他怎么会有我和你的照片?阿南看到刘星皓手中的那张照片,那是妈妈放在床头边最喜欢的一张照片。

    我是你父亲派来寻找你和你母亲的,他很想见你们!他的身体不太好,可能快不行了。眼看玛丽亚那边如此的决绝,刘星皓便干脆把实情说了出来。

    什么?我父亲?他还没有死?阿南闻听此言,立刻转头望向了自己的母亲,高声质问道:老妈,你不是跟我说他跑船早死在大海上了吗?这个男人说的到底是真的假的?

    孩子,别管他说的是真还是假,咱们都不去见那个负心薄情的人!他要死就让他死好了!咱们母子俩照样活得好好的!马利拉着阿南的手这就要走,却不想阿南却定定地站在那里,怎么也挪不动一步。

    我父亲他真的还没死?低着头的阿南,紧攥着拳头,用着几不可闻的声音呢喃着:他想要见我?那为什么他自己不来?

    缺少父爱的阿南,从小在心目当中,就缺少一个爸爸的形象存在,就算母爱给的再多再满,也弥补不了孩子心中对父亲的那种渴望!

    他们的家里没有任何一张照片上有爸爸的影子,他不知道自己的爸爸长什么样子,说话的嗓音如何,是高高胖胖还是矮矮瘦瘦的。每当他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有爸爸疼有爸爸爱的时候,他都会莫名其妙的觉得心里很气!

    他的身体很差,需要医疗器械的帮助才能维持。他现在人在越南,如果咱们现在就走的话,今晚你就能看到他!刘星皓见眼前这个小子似乎有些动心的意思,赶忙趁热打铁道。

    儿子,听妈妈的话,咱们不去见他!永远永远也不去见他!!!马利歇斯底里的咆哮着,眼眶瞬间又红了起来。

    妈,我真的想见见自己老爸长什么样子,就算只看一眼也好!我要当面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要我们母子俩!我不想一辈子都留有这个遗憾!阿南的声音不大,可每一个字都说的无比坚定,掷地有声!

    从来没有违背过自己意愿的儿子,今天竟然像变了个人似的!马利怔怔地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突然意识到面前这个高高大大的孩子,他已经十八岁了,他是个成年人了,他有了自己的想法,拥有了自己做出选择的权利。儿子想见老子,自己这个当妈的,似乎并不该横加干涉。就算是她再想干涉,似乎也已经干涉不了了

    想通了这一层之后,马利的声音顿时柔软了下来,只听她淡淡地说道:好吧,那你就去吧!记得帮我跟那个男人说一句,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说完这句,马利坚定地转身便走。要她原谅黎耀光,原谅那个抛弃了他十八年的男人,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永远都过不了!!!

    昏黄的斜阳已经大半没入了海面,仅存的一点余辉,在海面上留下了最后一抹金黄。

    这个时段的七星码头,没有货船到港,几乎见不到什么人。静悄悄的海港边,只有一艘快艇正慢悠悠地驶了过来。

    叼着烟卷的老黑叔,没有再开上次那条渔船,而是驾驶着一艘轻巧的快艇停靠到了岸边。他的船才刚一停稳,只见阿南一个纵身便跃了上去,当得知他们要坐船偷渡去越南的时候,这个没经历过世事的小屁孩还不免有些兴奋呢。

    这就要走了?倩儿为刘星皓理了理衣领,海边的风有些大,吹得她头发也有些乱了。

    是啊,要走了。刘星皓望着倩儿,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说,那还不如就留在心里。

    那以后我还能再见到你吗?倩儿轻咬着粉嘟嘟的嘴唇,她的声音里,分明带着些不舍。

    这个说不准啊刘星皓挠了挠头,笑着道:有缘的话或许会再见的!

    唉,你看那边是什么?倩儿指着刘星皓的身后突然惊呼道。

    什么啊?什么也没有啊!刘星皓一脸茫然地看了看,身后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哪有什么东西?

    可就在他回头之际,两瓣软软的朱唇突然飞快地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嘿嘿,既然不一定能再见到了,那我可不要留什么遗憾!这一下啊,是你偷看我洗澡的赔偿!现在咱们两清了!拜了个拜吧您呐!倩儿嬉笑着挥了挥手,对面前这个男人,她有些舍不得,可也不能奢望的太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