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一切的灭世者:第二十二章 毫无怜悯的心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卑微们,接受以我的灵魂和残存生命作为代价的馈赠吧!我诅咒你们一个个都不得好死!哈哈哈双身魔艰难的伏下了庞大的残破身体,左拳狠狠的、扑的一声砸在地上。

    随着地面的轻微震动,嘿幸运不敢逃跑了,猛然撑开了防御结界,又唰的一声将佩剑挡在身前。但是这一次嘿幸运却失算了,攻击来自脚下!

    漫天的黑色蛛丝从地下冒了出来,瞬间将地面染成了一片恶心的黑色。这些黑色的蛛丝就像活物,它们从地下冒出来后,就像一个浪花打来,覆盖在所有人的身上,然后就消失在皮肤之中。

    哇哇啊啊幸存的武士、骑士、和扈从们吓得一齐惊叫起来,但是,他们才叫了半声,又一齐噶然而至。

    嘿幸运眼角的余光分明看到,在场所有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营养不良的皮包骨头,然后薄薄的皮肤和下面的肌体,缩变成了死亡后的灰白色,再然后附着在骨骼上的皮肤和肌肉,就像液体一样剥离了下来,最后,体腔的器官化作了半液体**物,参杂着骨骼内的酱红色骨髓,流到了地面上,渗入了泥土之中。

    这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完成了。

    虽然嘿幸运拥有强大的晶莹之心,这件小小的圣器散发着肉眼看不见的炙热射线,净化了无数致命的黑丝,但更多的黑丝却前仆后继的附着了上来,就像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的钻入了嘿幸运的体内。

    在黑色蛛丝入体的一瞬间,嘿幸运就明白这是无可阻挡的咀咒攻击!唯一的抵抗办法就是硬撑过去。幸好,在嘿幸运的胸口处,晶莹之心正在急速散发着丝丝缕缕的光芒,修补着嘿幸运急剧缺失的生命力。

    当黑丝的浪潮过去后,嘿幸运用佩剑当做拐杖支撑,竭力不让自己摔倒下去,以胜利者的笑容看着双身魔,魔鬼,你还是没有干掉我!而你,却马上就要死掉了。

    双身魔布满细小鳞片的脸庞上,露出了不甘和愤怒,晃了晃身躯,用右手指着嘿幸运,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扑通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地上的一些垃圾泥灰随着巨大的震动,猛然的弹了起来,然后又飘飘荡荡的落了下去。

    一切安静下来后,嘿幸运终于扑的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觉得心力憔悴、两眼昏花。一阵微风吹来,嘿幸运才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湿透了。

    片刻后,嘿幸运才感觉到自己稍稍恢复了一些体力,便挣扎着站了起来,同时,对自己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完全恢复,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似乎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大漏斗,晶莹之心传递过来的纯洁能量,从自己的身躯之内统统漏掉了。

    嘿幸运从胸口处掏出了晶莹之心,一眼就看出了不妥,这块被白雾包围的玉石,居然露出了细密的裂痕,而且,它传递过来的的纯洁能量,也正在从自己的身躯中漏掉。

    什么?嘿幸运明白之后失声叫了起来,这才明白事情有多么严重,魔鬼的诅咒并没有失效,它一直在吞噬着自己的生命力!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晶莹之心依然在无时不刻的支撑着自己的生命延续。

    该死的东西!嘿幸运忍不住抬头看向双身魔,此时,那团丑陋的东西,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但这个时候它面孔上,似乎露出了类似某种幸灾乐祸的笑容。

    不行!我还有一个人没有杀死,否则,我不可能活命哪怕我诅咒中活下来了还是会死!嘿幸运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了雄鹿公爵阴恻恻的笑容,在恩赐已经死亡的情况下,一个公国的大公爵想要杀死自己,简直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好吧!反正我有可能撑不过去,好吧!我来找你了!嘿幸运倒提着重剑一脚高一脚低的向外走去。

    一只壮硕的老鼠,好奇的从洞穴中探出头来,刚才远处的剧烈动静可把它吓坏了,好在一切又恢复了平静。老鼠畏畏缩缩的看了一会儿后,发现除了一个强大的猎食者歪歪扭扭的离开之外,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危险了,于是就从洞穴中爬了出来。老鼠刚刚爬了两步,突然,对危险的天生敏感,察觉到了什么东西

    吱吱吱老鼠一阵惨叫掉头就跑,但一大团黑色的蛛丝拍了上来,瞬间就将老鼠裹成了一个黑色的大蚕茧。

    当老鼠眨眼间化作了一团骨粉之后,已经明显变小了一圈的黑色蛛丝再次向嘿幸运窜来。

    嘿幸运真没料到黑色蛛丝竟然还能钻出地面袭击活物,顿时吓得跳脚啊啊啊的大叫起来,已经透支的身躯一下子爆发了,防御结界猛然撑了起来。但是,又有无数黑色蛛丝从附近钻了出来,就像层层叠叠的浪花,急速拍击到嘿幸运的面前。在这一瞬间,嘿幸运的大脑一片空白,嘴角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汹涌拍击的黑色浪潮,来到嘿幸运的身前之后,却并没有继续前进,因为而是在嘿幸运的面前纷纷化作了泡沫,纷纷扬扬的消失了,后续的黑色浪潮纷纷回避,一头栽入了地下消失不见。

    嘿幸运呆立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猛地从怀里掏出了晶莹之心,用变异的、嘶哑的声音,大声咆哮道:来啊!你们这些杂碎!来啊我用圣器把你们都净化了,来啊、来啊

    四周山谷传来了嘿幸运断断续续的回音,来啊来啊来啊

    不知名的山坡,距离黑色地方的禁区稍稍有一些距离了。

    嘿幸运足足花了三天的时间,步履蹒跚走出了平常喝一口茶就能走完的诅咒之地。此时,极度的口渴、饥饿,让嘿幸运头昏眼花、步伐沉重,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咀咒的效果正在削弱,它不再是致命的威胁了。不过,极度的饥饿和口渴,也能随时要了嘿幸运的老命。毕竟,晶莹之心也并不是万能的存在,它不能填饱肚子!

    突然,嘿幸运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石头,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摔了一个面朝地,鼻孔和口腔狠狠灌入了一些泥土,一股土腥味传入了肺腑。嘿幸运无力的挣扎了一下,终于沉沉的昏了过去。

    在一片黑暗之中,嘿幸运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似乎离开了**,因为,嘿幸运低头看到了自己卷曲成团、严重失水的身躯,抬头望去,兽族的远古洪荒图腾遥遥可见,似乎是肮脏的兽神在召唤自己!这次是真的要死了,一个强大的武士,一个即将成为贵族的人,从绝杀场逃得性命之后,居然会落得一个饿死、渴死的下场?!!这简直太荒谬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遥远的声音传来,武士老爷,请您喝一点水

    嘿幸运慢慢睁开了眼睛,在一片恍惚之中,发现身旁跪坐着一对母女乞丐。邋遢、肮脏的女童将一个木碗贴在嘿幸运干裂的嘴边,有些畏惧的低声说道:武士老爷,我们没有干净的餐具,请您原谅。

    嘿幸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坐起来,一口将破木碗内的水喝了一个精光,就连上面漂浮着的细小颗粒都吞了下去,稍稍恢复了体力之后,耳鸣似乎没有那么严重了,就喘着气问道:有吃的吗?

    邋遢、干瘪的女乞丐赶紧说道:大人,我们只有一些黑面包,等我将它泡开之后再给您享用。

    嘿幸运弹了弹手指当做回答,然后又慢慢闭上双眼。

    母女俩小心的扶着嘿幸运躺下后,在一边嘀嘀咕咕的说道:乖女儿,上次讨来的黑面包呢?

    妈妈,我还没有吃过黑面包呢?能不能给我留一点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