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独宠之盛世长歌:247章:鬼刀一出看不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她看来,这已经是她对于能称之为对手的最高礼遇了。

    芜麒不知从何处抽出了一根翠玉色的长笛,在长笛的每一截交接处,都镶嵌着坚硬的黑金。

    长笛一出,翠色的荧光渐渐的照亮了猩红的角落。

    玉色本脆,黑金钢硬,这两种材质的结合,却让长歌条件反射的觉得骨头疼痛,似乎浑身骨头被凭空敲碎了一样。

    她俩这是要决斗了?

    长歌抱起阿莲,跳跃着离开这满是粘腻血液的角落。

    芜麒什么也没说,只单纯看了长歌一眼,耳根子却有些发红,大概醉意还在,免不得想起了那轻佻的一舔。

    与芜麒对视的瞬间,长歌心里一颤,其实从芜麒眼神里解读出强烈的非我莫属感,并不算是一件好事。

    那一眼很匆匆,芜麒手里拿着长笛,纵身一跃,干净利落的站在了舞台的边缘,不卑不亢的与鬼魔姬正面对视,姿势泰然,隐约还有点骚包的正气。

    前世爱玩游戏,长歌大脑自然而然的想到这是一场法师跟刺客的战斗。虽两者都皮薄肉嫩,却又都钢成坦克以一敌百。

    作为一名被迫的看客兼赌注,长歌只能干巴巴的做着吃瓜群众的工作。

    也不知道鬼魔姬嘴里念了什么,很快,中央舞台开始旋转变换,慢慢的变成了一片浩淼无边的星空。

    很美是真的,跟方才的血腥粗暴天差地别。长歌莫名的觉得,这两个女孩子之间的打架,是不是氛围太浪漫了些。

    氛围是浪漫的,两个却都是不喜欢废话的主。

    战场条件已经促就,长笛与骨刀的交碰,声音清脆铃钉,像是一首旋律优美的曲子。

    打个架还这般讲究,难不成这两变态心心相惜了?

    那身影也未免太快了些,快的晃眼,就觉得像是两道光在星空之下交碰,长歌凭借自身本事,莫名的成为了追光少女。

    打的这么快,是怕人偷师吗?

    长歌托着下巴看了许久,从一数到了七万三千六,渐渐觉得困了,就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迷迷糊糊间,就听见阿莲喃喃的说了几句糊话,心里琢磨着,这么打下去,没个三天三夜怕是没完没了的。

    长歌也不是不怕死,就是这浮屠巨楼本来就很怪异,逃出去也未必安全。

    其实,最关键的是,她也找不到机关的所在位置。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界的声音渐渐的远了,阿莲的打呼声起起伏伏,最终也消失在长歌的感观世界。

    梦里的世界渐渐的形成,眼前是一片烟雾缭绕的海岸,一只拳头大小的红色螃蟹横着从长歌的身旁快速离去。

    望着那片朦胧的水域,长歌下意识的觉得那平静的水波之下,深不见底的海底深渊,随时都有可能窜出一只大山一样的怪物。

    没有太阳的天空依旧明朗,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自己曾经来过。

    长歌眯着眼,远远的遥望,纵然是这样光亮的环境,依旧无法穿透烟雾,揭开云烟之下海域的真面目。

    不详的预感萦绕在心间,不断的催促着她远离这片海域。

    意识的作用之下,长歌转身,背道而驰。

    很诡异的一阵猛风,突然的从沙滩上卷了起来,长歌身形不稳,被烈风绊倒在地。

    危险似乎在逼近,长歌慌乱的爬了起来,撒腿狂奔。

    后脑勺突然涌上一股寒意,长歌条件反射的转身,便见无数烟雾化成的乳墨色长针,铺天盖地的对着沙滩射了过来,触地化血,把沙滩染上猩红。

    我了个去,不带这么玩的,长歌扭头,卯足干劲的一路狂奔。

    密室里的气氛冰冷怪异,剩下来的人,以为自己是人精,没想到遇到的是人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